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周德东心里其实也有些怯,狗日的,自己也是副处级的干部,在人前也是一个领导,做这样的事情,被人抓住了那还不是免除一切的职务,只是秦书凯已经吩咐了,他也不好拒绝,毕竟这个人他是得罪不起的。

现在再听常文怡这么一说,心里更有些不情愿了,以前在生活中遇上什么白事需要出份子的时候,大家把份子钱出完,都会习惯的去澡堂里洗把澡在回家,去去晦气。

可是这一次,秦书凯却安排自己去挖掘死人的坟墓,就算这底下的确有个帝王陵墓,它也还是是个死人洞罢了,而且是个古代的死人洞,这里头的晦气估计更是多的数不清了。

今晚临来之前,何洁特意帮他备上了桃木树枝一根放在口袋里,又把在庙里求来的一个护身符挂在他的脖子上,周德东现在手里就紧紧的拽着口袋里的那根桃树枝,他心里想着,反正自己走在最后一个,远远的跟着就行了,只要发现出了什么状况,拔脚就溜。

常文怡请来了五个人,其中又黑又高的大汉是几个中的头目,大家都叫他大狼,紧跟着大狼的两人,一个叫黑子,一个叫土豆,另外两个看起来年纪小些,大狼就叫他们小大和小二。

黑子和土豆显然不是头一回跟大狼一道做这样的事情,两人一进入工地后,看了看位置,就说,老大,这个地方看起来是个有宝贝的地方,是不是开始?

大狼说,准备开始吧。

他们跪在那个土堆前做了一番一是后,站起来,开始作业。

只见两个人拿着一个圆鼓鼓的东西不停在地上戳来戳去,常文怡和大狼看起来也是老朋友,两人手里也拿着棍状的东西在地上乱戳,一边戳还一边聊着。

大狼说,这次哪尊菩萨这么有面子,竟然把咱们常老给请动了,你老人家可是头一回干这样的勾当呢。

常文怡在古玩界有个“百事通”的绰号,意喻只要是跟古物有关的事情和物件,没有他不知晓内情和来历的,这样的称号倒也不是白来的,常文怡的确是有这等本事,只要是经他手里鉴定过的东西,还没听说过出差错的。

盗墓人最喜好跟常文怡这样的人做朋友,从地下拿出来的东西,只要经常文怡瞄一眼,就知道哪些是该扔掉的,哪些是价值连城的,这个大狼跟常文怡看起来也是相识多年了,从两人说话的语气便可听出来。

常文怡苦笑了一下说,也有算计不到的时候,大家都是凡人,我这次也是为了还人情。

大狼呵呵笑说,我估摸着,也只有这样的原因能把你老爷子请来出山,否则的话,就凭着您手里哪些宝贝,一辈子都吃喝不愁,哪里还有兴趣干这种勾当捞好处。免费看小说←网←wWW.mfkxsw.com

常文怡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大狼正跟常文怡说着话,脸色突然凝重起来,他把自己手里刚从地底下棍状东西拿电筒照着往常文怡面前一放说,老爷子,您看一下这土,估摸着这次的收获不会小啊。

常文怡说,是呢,现在看看形状了。

所谓看看形状,用泥铲把墓的形状“方”出来,就是定坐标。左边打一个,打了十米没有打到,那就是“过了”,再回头往右边一点继续打,以此类推,一个个的点连起来,就是十多米地下的墓的形状了。然后根据墓的形状、深度、坑灰、木质(或石质、砖质)这些特点结合起来推测出墓的年代、墓门的位置等等。

下面就是只要能找到墓道口,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正说着,黑子跑过来对大狼说,大哥,咱们事先打听好的墓道口位置找到了。

大狼精神不由一振,赶紧随着黑子一道往前跑去,跑到一个小洞前,仔细的趴下身子去闻了一下,用一种将军般的口气对黑子和土豆吩咐说,继续往下挖。

常文怡也凑过去看了一眼,从地上抓了一把土放在手里揉捏了一会说,看来家谱里头记载的果然没错,这里头的确很有可能是墓道口。

这句话说起来还有一段缘由,化工园区这块地在某个朝代的时候,是某王爷的封地,这位王爷流传下来一本家谱,家谱的最后一页却记载着在自己的封地,某个位置有座皇陵的事情。

该王爷本意是想要世代祖孙都记住,这里有老祖宗的坟墓,以后即便是大兴土木的时候,也千万别动了祖宗们的安歇之地。

这本家谱流传多年后,最终传到了王爷在当代的某位后人手里,后代人知道这家谱的重要意义,所以即便是这片地现在已经收归国有,却一直小心保存着那份家谱,多少人出高价购买,他们却坚决不同意,因为王爷的后人心里都明白,购买家谱的人,目的显然是不单纯的。

为了弄到这本家谱,大狼带着黑子和土豆,前两天绑架了王爷后人家的一个独苗苗小孙子,才把这个家谱交换到手中。

眼下,这本破烂不堪的家谱就在常文怡的手里拿着,尽管看起来王爷的后人已经在某个朝代用上好的锦帛复写过一次,上面的字迹依旧是模糊不清的,常文怡也只能照着有些模糊的字迹,慢慢的推断墓道口的具体位置。

随着洞口越打越深,里头的泥土颜色不停的被运出来送到常文怡和大狼面前鉴定,常文怡和大狼都用兴奋的眼神互相看着对方,到了天要亮的时候,大狼吩咐大家停手,随手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几柱香,插在地上,用打火机点着,又把所有的兄弟都一道叫上来,常文怡和大狼跪在头一排,黑子和土豆,带着小大,小二跪在第二排,几分无声无息的冲着几柱香重重的磕着头,一共磕了四下后,才慢慢的站起身来。

这半夜的折腾就此手工,大狼吩咐大家赶紧回去休息,等到明天也里凌晨时分,准时再来。

天一亮,秦书凯的电话就打到了周德东的手机上。

周德东其实刚睡着,被手机铃声吵醒,心里不由有些厌烦,打开手机一看是秦书凯的电话号码,又不敢发作,只能低声问道,秦主任,什么事啊?

秦书凯问他,昨晚进行的顺利吗?

周德东汇报说,听他们说已经找到了什么墓道口,我反正是什么都没见着,就见他们在地上挖了不少小洞后,又挖了个大洞,刚挖了一会,瞧着天快亮了,几个人烧了香,又磕了头,就散了,说是今晚继续干。

秦书凯静静的听完后,叮嘱周德东说,这件事非同小可,你一定要盯紧了,只要宝贝上来,好处也少不了你的,现在的世道谁也不会嫌弃钱多了无处用,你说是不是。

周德东此时困的上下眼皮直打架,倒是没有秦书凯那种莫名的兴奋,只是敷衍的回答说,放心吧,秦主任,我知道该怎么做的,我做事你放心。

第二天夜晚,也是凌晨时分,几人如约再次聚到了化工园区的工地上,大家齐心协力的挖了一会后,大狼脸色有些冷峻的说,此地真的凶险、大家务必小心,今晚弄不好会搞到好东西,反而丧命。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皆变,一个个急速的往后退了几步,今晚大狼弄来了一个小型的挖掘机,在昨晚确定的墓道口位置不断的往下挖坑,大约一个小时过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底下的土竟然全都变成了灰白色坑,大约一个小时过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底下的土竟然全都变成了灰白色,而底下的坑洞里,竟然一点水都没有。

慢慢的洞穴一点点变大,当口子容得下一个人的时候,大狼停止了挖掘,粗出现在大家眼前的是一个小洞,里面黑丝丝的啥也看不见。

大狼把先前捉的几只老鼠用绳拴好陆续放进洞里.大半个时辰过后,见最后放进的那只没有异样,就打起灯领着几人陆续的爬了进去。

往里爬行了一会,前面竟然出现了一道石墙,大狼激动的声音冲常文怡说,老爷子,找到洞口了。

常文怡皱眉看了看石墙,又伸手摸了一把说,只怕铁锹对它不起作用呢。

大狼从随身带的口袋里,掏过炸啊药说,没事,反正是在地底下了,咱们用炸啊药整一下,这堵墙立马就能开。

大狼亲自把炸啊药布置好后,领着大家一道爬出来,站在安全处点着了炸啊药的引线,不消三分钟的时间,地底下想起一声闷声巨响,倒是有些像打雷的声音。

等到大家还想再往里爬的时候,却进不去了,洞里不断的涌出一层层的流沙来。

大狼气的直骂娘说,他奶奶的,这帮龟孙子,好好的,弄这么多的沙子干什么呢?

常文怡心知遇上了防盗墓的伎俩,也只能叹气说,流沙是最不好对付的,眼下只能先把流沙挖干净再说吧,否则的话,人进去了也是枉送命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