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免费看小说网 > 仙侠武侠 > 仗剑江湖最新章节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有人出长安
苏邶风对于拓跋木为何会在雁关的原因避而不谈,徐江南也不想去问,喝完一壶酒便折返回了关内,关内这会很是热闹,忙着年关,尤其今年,今日不同往日,关内江湖人愈加增集,人多商贩也多,商贩一多,寻常百姓也开始多了起来,如此让雁关多了不少人气,跟往年暮气蔼蔼的样子截然不同,百姓可没有多少远见,想着西夏大军可都在呢?能出什么大乱子?加之朝廷对于平沙关一事刻意遮掩,也没多少人知道前线战局如何紧张,反倒是今年朝廷对于辽金的强硬态度让百姓心里着实安稳,自然满心欢喜筹备年关。

关内上下有些地方已经开始张灯结彩,红火一片,徐江南寻了一家客栈,名字很应景,叫客栖,徐江南在二楼要了个靠窗雅间,门口用竹帘掩盖,隐约能见到客栈下方的光景,徐江南坐在靠窗位置,雁关少雨,但有风沙,而风沙最盛的时候是在冬春交接,所以极少有窗户是朝南开的,徐江南现在的客栈也不例外,窗户朝北,至于窗棂,很罕见的雕了凤凰,这类心思,要是放在江南道,就寻常很多,但在北地,就显得别致和用心。

而朝廷方面,陈铮一行人折腾了大半日子,总算进了长安,当然,这只是先行的文武,不出意外近些日子源源不断会有士子以及文武百官进城,唐老爷子虽说腿脚不便,可好在一路上被陈铮安置的妥妥帖帖,进了城,除了精神有些疲乏,倒也没见有什么不适症状,陈铮本想将老爷子安置在长安的行宫里,可老爷子说臣子的规矩不能废,绝不在行宫过宿。

于是陈铮便将老爷子安置在闲置的长史府上,唐老爷子对此倒是没有任何意见,欣然同意,可入了长史府,这请柬文牒什么的开始络绎不绝送上门来,老爷拿着一叠文书哭笑不得,对着一旁的妇人说道:“要是这些人将心思搁在百姓身上,西夏何止于此?”

老妇人递过去一方洗好的热帕,瞥了一眼文书说道:“说到底,还是你应了那方差事,要是你不做这个监考天官,哼,你瞧这当中还有几个人愿意来巴结你。”

唐老太公将文书搁在桌子上,对老妇人的话语不容置否,用热帕抹了把脸,擦了擦手说道:“对了,明天差人去打听打听,看卫家姑娘住哪里,我好过去一趟。”

老妇人白了老太公一眼,笑眯眯说道:“你在行宫的时候,这姑娘就来过了。老身已经瞧过了。身段样貌品性样样都不差。满意的很。还让人给送了不少东西,这礼物本来是不想收的,可人家闺女说这是小徐子的意思。”

老太公笑着说道:“她那是借口,这你都听不出来?”

老妇人叹了口气说道:“明白啊,可她一提到小徐子,这事我就鬼使神差答应下来了。”

老太公走到妇人旁边,拍了拍老妇人的肩膀安慰说道:“收了就收了吧,等到年前就是一家人了。”

一说到这里,老妇人脸上才带点笑容,可随后又愁眉苦脸说道:“这姑娘还说小徐子是去燕城见他爹去了,你说这一路上会不会有危险?”

老太公摇了摇头说道:“相比之前,眼下都算不得什么。整个凉州,除了关内的士族对他不待见之外,大大小小的官员都是北骑当中退下来的老人,我还听说这小子刚进长安的时候,北骑当中好几位副将都是跪着来见他的,呼声可比我们大多了,你就别操这个心了。”

老妇人白了一眼后者,似乎站的久了,有些累,扶着椅子坐下,又顺了顺胸口说道:“怎么能不操心,我们徐唐两家,可就这么一个孙儿。”说着老人似乎又想起了

二十年前,自家的亲女儿跪在面前,求她别管自己,就是想保住这徐家最后的一点香火血脉,老妇人抽泣了一声,伸手又抹了把眼泪,待到情绪稳定了之后,老妇人起了身子,就要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说着:“不行,我得出去一趟。”

老太公愣了一下赶忙喊了一句:“你去哪呀?”

老妇人没回头,用老太公用完的毛巾擦了擦手说道:“去卫家姑娘那里一趟。”

老太公闻言没好气说道:“你抬头好好看看都什么时辰了。”一边说着,老太公一边拦住往外走的老婆子。“这事你急啥阿!要不这样吧,朝廷百官都没到,圣上明日估摸着要去见那些老秦人,也顾不上早朝了,明日一大早,老夫就差人去卫家姑娘那里等着,请她过来吃早膳,这总行了吧。”

老妇人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那就依你吧。”

于此同时,一辆马车从长安行宫驶出,又趁着夜幕降临从长安北门出城,陈铮站在长安行宫的宫墙上,望着出城的马车,怔怔出神,而在出城的马车上,驾车行进的是名少年,眼神清澈,而在他旁边的便是剑仙江莫,一只脚搭在马车上,一只脚在侧面勾着剑鞘荡着,背靠着帘子,时不时饮上一口酒,时不时往马车内瞟上一眼,心满意足,可随后又是想到,当初他不止一次幻想着能和她就这么游走江湖,没曾想现在会送她的女儿去见一个人,实在可笑。

不过当他从陈铮口里听到要他帮忙做这件事的时候着实诧异,两年前费尽心思将人留在宫里,两年后又送出去,当然,私下他也想过是不是朝廷的局势太差,平素他也听过不少,倒不是陈铮有意跟他说这些朝堂事,而是陈铮每次想在陈妤身边久呆,哪怕后者并不待见他,所以大多时候有些什么消息也就在屋外商谈,他就算无心,也难免会听到不少。

不过说到底,也就是严骐骥死灰复燃,联合了一些朝中大臣,想在江南道放把火,尤其走的时候,他多嘴问过一句,打紧不打紧。倒是让陈铮惊诧了良久,然后摇了摇头。

当然,江莫对此不以为意,作为一个帝王,当真打紧,也不会在他面前说。

但那一夜,陈铮没有离开过行宫,就跟他坐在行宫前面的白玉阶上,丝毫没有帝王风范,跟着他絮絮叨叨,说了许多往事,还抢了他的酒,期初江莫是不太乐意的,但陈铮一句话就给他堵了回去,都九品剑仙一般的人物了,还这么小家子气,丢人,出去可别说是我西夏的剑仙。

喝了酒,陈铮眯着眼看了一会月亮,然后开腔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妤儿娘亲当初不跟你走吗?”

江莫也是冷眼望着宫檐上方的圆月,脸色有点难看,点了点头说道:“知道,妤儿娘亲在信里跟我说过。”

陈铮乐呵呵说道:“你们习武的都一个德行,李闲秋是这样,你也是这样,要是能心狠一点,哪里会有那么多因,哪里会有这么多果。”

江莫抢过酒来喝了一口,闷声不说话。

陈铮倒是双手抱着后脑勺,晃晃悠悠得意说道:“不过也是得亏你们心不狠,不然,妤儿可能就得叫你爹了。怎么了,后悔了吧,你瞧瞧,一个个修武道,都成剑仙了,还不是没有后悔药吃。”

江莫将酒搁在台阶上,又给陈铮推了回去。

陈铮没有接,反而自顾说道:“现在阿,又有人要走你们的老路,两个小家伙,一个不争,另外一个呢,心怀愧疚,想争又不敢争。到

头来还是得后悔。你说是吧。”

江莫冷声说道:“她要是走了。你怎么给那些士子一个交代?”

陈铮嗤笑一声,骂骂咧咧说道:“我是君上还是他们是君上,怎么到头来还得我给他们交代。要真是为了人来的,这样的读书人,朝廷不要也罢。而且当初说选婿,就是想把这群人给骗到长安来,免得在江南道兴风作浪。况且,我只有一个妤儿,最多也就一个女婿,可那么多士子,不是荒唐嘛。”

江莫冷笑说道:“你这是狡辩。况且她的亲生父亲也不是你。”

陈铮耍流氓一般不以为意说道:“随你怎么说,全天下都知道她是我陈家的公主,她娘亲是我西夏的皇后,怎么你说不是便不是了?”可能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急,说完便止不住的咳嗽起来。

江莫见此倒也停了下来,似乎是不愿意跟这个半只脚入土的人犟嘴。

许久之后,江莫才抬头,若有所思说道:“是不是徐家的小子有什么麻烦?”

陈铮唷了一声,却还是点了点头,笑道:“这你也知道?”

江莫搓了搓手说道:“你钦天监的供奉少了一个我能察觉不到?”

陈铮这才叹气说道:“这小子身上的担子重,可惜西夏粮米不多,帮不了他,你瞧瞧,这辽金随便来几个人,这西夏江湖的底都快给摸透了。咱们的人可还没出关。这仗还怎么打?前些日子谢安城来了信,说这小子溜达到关外去了。”

江莫顺口说道:“危险?”免费¤看小说网¤www.MFkxSw.COm

陈铮笑道:“不危险。”

江莫瞥了一眼陈铮,低声骂道:“不危险你让我送她过去?”

陈铮往后方行宫一瞥,歪过身子,丝毫没有一点被人戳破谎言的尴尬,“你过去这不就不危险了啊!”

江莫不在多言,换了个话题说道:“姓严的你要留到什么时候?”

陈铮冷笑说道:“秋后蚂蚱,能蹦跶得了几天?但这种人,一时半会还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我手里,太便宜他了,原来只是党阀之争,可现在看来,哼!丢人丢到家了。”

江莫看了一眼陈铮,像是知道了什么,想要开口,可最后还是吞咽下去,拍了拍酒坛子,酒水晃悠拍打坛壁的声音很是厚重,江莫捧着酒坛再饮一口,徐图说道:“什么时候。”

陈铮双手撑着膝盖想要起身,也想要挺直腰板,可在江莫眼里,陈铮再怎么尽力,却还是有几分佝偻姿态。

陈铮回过头,望着宫墙,像是能望穿宫墙看到里面的人儿。“就这几日吧,趁着长安世家的视线还在朕身上。少个公主一时半会还觉察不到。等他们收回视线,你们可就不好走了。”

————

直到出城上了马车,一直没回头过的陈妤,才撩开帘子一角,望了一眼行宫,满眼疑惑。

至于江莫,抱着一坛子酒,看着那名说狠话要杀徐江南的徒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走了,带你去看一眼你想杀的人是如何杀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