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免费看小说网 > 同人短篇 > 多余最新章节 > 【150】
【149】

我从寂寥里寻找你的气息,直到我意识到你不在这里。

――――――――――――――――――――――――――――――――

李执走了后又过了一个周,郑莫臣上身已经可以起来了,但是他也开始觉得自己右腿好像有一点不太对劲。腿上不是很能使得上力气,而且时不时的犯疼,从他上半身恢复开始,这种感觉也逐步变得强烈。原来他根本很难起身,所以察觉不到,但是现在一起身就需要动腿,就能感受到那条腿的不对劲。

纱布已经撤了一些了,郑莫臣伸手去碰那条腿,却不小心扯痛了腰上的伤,他轻轻嘶了一声,只能乖乖坐好。白铭不在,他也不是到处问人的性格,所以他只是静静地坐着,感受着隐隐泛着疼痛的腿。

郑莫臣忽然想到如果他没有腿了会怎样,如果他一开始就不能走路,不能走动,会有多少人因此而活下来?他没有感觉到可能会失去行走能力的恐惧,他只感觉轻松,一切尘埃落定后的轻松,一切都让他觉得轻松,生死也好,失得也好。

就像是任凭河水冲击的浮萍,飘到何处也好,打进泥土里也好,倾覆在河里也好,只要有结果,怎样都好。

但是如果是相当严重的情况,白铭之前就会告诉他。第二天葛潇拖了一张轮椅过来,拉到郑莫臣面前。“之前你从楼上掉下去的时候,虽然所幸没有伤到脏器,但是还是伤到了左腿,医生说可能会留下一点后遗症。”

“有什么?”

“影响应该不会很大……至于会影响到什么程度,你没有经验?”

郑莫臣想了想,直到他僵硬的左手轻轻在床上一滑,已经拆掉一些的绷带下露出了伤疤。

葛潇看到了他的手,说道:“不会那么严重,估计就是阴潮天会有点疼,不影响走路。”说着他把轮椅推近了一点,“试试?”

郑莫臣动了动右腿,感觉今天比昨天疼的厉害了一些。葛潇扶着他坐在轮椅上,毯子盖在他的腿上,葛潇道:“小铭昨天熬夜做了场手术,今天在家里补觉,他让我告诉你你的腿需要慢慢恢复,可能有一小段的时间需要一直坐着这东西。不过虽然慢点,迟早都能恢复过来,到时候你怎么蹦Q都随你。”

郑莫臣伸手,试着轻轻推了一下,他没用多大力气,轮椅便往前滑去

很灵巧,自己就能很容易的控制,不是那种医院里那种需要后面有人推的粗笨轮椅,他稍微想一下就知道为什么。

“我可以出去了?”

“行,但是只能在这一层。”葛潇道,“这一层是特殊病房,最好不要走出去。”

郑莫臣转着轮椅在病房里转了个圈,这间房子向阳,早晨的阳光铺洒进来,他感觉自己的腿在照射下如同要燃烧起来一样。

“他在这一层吗?”

葛潇听了那么多人说话了,当然能听出来他问的哪一个:“是一层楼,他抢救及时,没什么太大问题了,只是现在只能勉强下床。”他说完后安静了一会儿,然后淡淡道:“你想去见见你……他吗?”

他们已经分离太久了,哪怕是血缘至亲,时间也太久了。郑莫臣没有答话。他隐约意识到自己有点怕什么,那一丝线绕在他心里,仿佛他只要一往外走出,那些丝线就会把心脏割碎。

“……他的腿。”郑莫臣道,他微微动了动唇,却问不出下半句话。葛潇刚刚看了一眼手机,他犹豫了一下道:“怎么说……他比较命大,那一qiang打的不是非常准,如果打准了,神仙都救不过来。”

“但要说一点事情也没有,我也不想骗你来安慰你。”葛潇说道,“影响虽然不是很大,而且也会随着康复一点一点变好,但是走路会受一点影响是必然的。但是郑玄沉不是你,他不需要身体素质多好,脑子没问题就行。反正他也想得开。”葛潇想起韩文宇听完后的表情,想难过都难过不起来。“他醒了几次,第一句话是我的腿还在吧,第二句话就是我的拐杖挑好看的,然后就又睡过去了。”

他看见郑莫臣的手微微松了松,“你的腿又是怎么弄得?”

郑莫臣想了想,依稀记起来他掉下去的时候,右腿本能性的拽了一下管道,不仅是被管道碰了一下,落地的时候就侧着朝下了,楼虽说不是非常高,但是撞击也很厉害,他两句话描述了一下,葛潇嗯嗯了两声,看起来没十分认真的在听,而是在想什么,他安静了好久没说话,然后才道:“你不再问问李东辰吗?”

像是被摁了暂停键,他身上忽然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你跟李执谈过了吧,他告诉我们他想带你离开。”

“他说什么了吗?”郑莫臣淡淡的道。

“什么都没说。”葛潇道,“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还在医院?”

“病房还留着,他每天都来,但其实已经相当于出院了。”葛潇道,“他一整天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宅子里,不准一个佣人待在那,我只知道他去见了一次叶倩茜,但我不知道他其他时间在做什么。他本来不应该过早出去的,所以每天还要回来检查。”

郑莫臣听到叶倩茜微微抬了抬头,“她在哪?”

“她的精神有些失控,现在在一家我们控制的疗养院里。东辰没有走什么法律程序,他说是你要求他的。”

李东辰不会对她太差,但也不会让她太自由。

当郑莫臣和葛潇在里面说话时,他再一次经过郑莫臣的病房,透过半透明的玻璃,他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他可能是坐着的,也可能是躺着的,可能在说话,也可能在睡觉。

不知形成的想象才构成了人去寻找现实的求知欲,而他们在现实里,这是最好的距离,模糊而不明了,脆弱而不会断绝。

司机送他到门口,看着李东辰理好外衣,要朝空无一人的宅子走去,宅子里现在一个人也没有,李东辰手上也什么都没有,司机忍不住道:“李先生,您晚上的饭用送来吗?”

“没事。”李东辰道。

司机发动了车,老板除了左额处和手腕上还有的绷带,没有什么不一样的,眼神也依旧是平静淡漠,似乎与平时也没有什么不同,但是仔细看,里面却比以前多了一层死寂。免*费看小说网*www.mFkXSW.COm

毫无光芒,如同一潭死水,无才是最深的,那不是深沉莫测,而是真正的空寂。他要每天在他回来前把宅子的所有灯关上,像是固执的在做什么不可能的测试,似乎会有人在他回来前打开灯一样。

“那先生,还用告诉葛先生吗?”

“不用。”李东辰淡淡的答道,他站在门前,像是被什么钉在了地上一样,只是看着那座与他眼神一样死寂的宅子,“你去吧。”

车渐行渐远,司机微微转头,看见那个眼神死寂的人仍然站在门前,像是在等那个不在的人出来迎他。

――――――――――――――――――――――――――――――

“很有意思。”葛潇道,他指了指左额和手腕,“你们面上的伤一样了。”

“他朝你开qiang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会挨回来吧。”葛潇道,“不过我不觉得他在意这个伤,相反我觉得他认为这两qiang能他好一点。”

“你要和李执走吗?”最后他问。

郑莫臣抬头看了他一眼,“他会让吗。”

“我觉得不会,但也不会阻止你们。”葛潇道。

“他会做什么?”郑莫臣淡淡的道,“和之前一样吗?”

“我觉得他不敢了,因为你这次离死太近了。”葛潇道,“没人比你了解他,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也有可能他在克制自己,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

李东辰的确不知道他会做什么。

他开开门,打开灯,他烧上了水,拿起茶杯,坐在茶几的对面的椅子上,沉默的盯着对面的沙发,仿佛沙发上那个人正在切开茶饼,他能看到那双骨节分明的苍白的手与茶刀。

而医院里郑莫臣在轻轻转着轮椅,他的手瘦了很多,青筋更加的明显,那只手上淡淡的疤被苍白的表面所盖过。他安静了许久,才轻轻地道:“我要走。”

葛潇没有吭声,过了好久他才慢慢嗯了一声,“你怎么告诉他?”

郑莫臣没有抬头,他背着光,整张脸埋在阴影里,葛潇看不清他的一点表情,他忽然觉得这多像那一天的李东辰,郑莫臣落水躺在床上,李东辰坐在床边时的样子,和他现在如出一辙。

“我想见我哥哥。”

――――――――――――――――――――――――――――――――

他不小心手微微一抖,左手锋利的茶刀就划破了右手拇指。李东辰看着绑着绷带的左手,慢慢放下了茶刀。

李东辰用纸稍微擦了擦手指上的痕迹,便走上了楼,外面起了刮风声音,今年夏天凉的比原来早很多,给人的感觉是要下一场雨,只是不知大小。

他坐在床边,靠近露台的床边,挂着那张吊床,他盖上被子,能感受那个人在这里存在过的气息,他的温度,他的身体,他的呼吸,那些全部存于他记忆力的东西,那个人曾经就在他旁边,他听得见他的心脏的跳动,感受得到他血液的流动,那个人从皮囊到骨头,从每一根头发到每一滴血液,全部都是他的。

他的冷漠,他的无情,他的绝望,他的不知世事,他本来应该一直在这里,他也的确在这里,每一个角落里都有他的气息。李东辰感觉他模糊的即将睡去,一阵风吹动了那张吊床,他微微眯起眼,隐约仿佛看到那个人躺在上面,然后又跳了下来,他猛地掀开被子坐起来,等他清醒后,却只看到一张空吊床在摇曳。

李东辰愣愣的盯着它,然后他轻轻捂住了脸,他感觉有什么在流出来,他不知道那是血液还是其他的,他只觉得他浑身都在流动,而他的心脏不堪重负,千万重的孤寂压在他的心上,要将他压碎。

什么都在这里,你的气息,你的眉眼,你的动作和表情,全都融在这里的我的记忆里。这里什么都有,除了你不在这里。

(最近有点忙,下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