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免费看小说网 > 豪门职场 > 穿越之教主难为最新章节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放在眼皮子底下最安全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放在眼皮子底下最安全

虽说是被休了,不过威远侯很仁厚的道,“她虽不仁,我却不能不义,纵使她与我父再无关系,但她到底是侍候了我爹几十年,唯一的儿子又疯了,孙子孙女又被和离的媳妇带走了,我想,就让他们一家三口住在侯府里头吧!”

县太爷和师爷一愣,严氏的父母和兄弟这个时候也都赶到了,听到外孙要代父休妻,气得直接蹦进来,拉开嗓门正要指着威远侯大骂他不孝,就看到堂上坐着的县太爷等人,年纪最轻的一位族老起身指着他们夫妻鼻子骂。

严氏的娘家人全被骂蒙了,跟在他们一家,过来帮严家人撑腰的严家族人,听明白薛家族老骂人的内容后,不由庆幸,自己腿脚不便,走慢了些,没有赶着进门,严家的族老们面面相觑,不知是该上前助阵,还是掉头就走。

其中一个年纪较轻脑子较活的,就道,“秋收了,家里的活还没忙活完呢!几位哥哥,我先回了。”说完拔脚就走,活像后头有狗赶着似的,跑得飞快。

其他见了,也有样学样,最后只剩年纪最大的两位,他们对眼苦笑,跟严氏父母留在外头的仆妇说了一声后,就大步流星不多时走得不见人影了。

严氏父母的仆妇看着这些族老们,一个个撂挑子的速度之快,她们根本来不及拦啊,就是严氏的嫂子和弟媳们,也都缩在门外廊上,没人想进去帮衬一二。

她们刚刚可都听清楚了啊!她们那位眼高于顶,总是瞧不起她们的那位小姑子,竟然给老侯爷搞了顶绿油油的帽子?

而且她生的两个孩子,竟然没有一个是侯府的血脉?

这,让曾经想让儿子娶薛志琳的嫂子暗暗庆幸,不过其他人不免为薛志彬的妻子忧心,可是等她们得知,人家可果断了,知道丈夫不是老侯爷的种,就找威远侯帮做主和离了,威远侯还特地把原本要分给薛志彬的家产,给了王氏,说是念她要养两个孩子不容易。

谁家养孩子容易了啊!为什么不把钱分给他们呢?她们家好歹也是严氏的娘家人啊!

却不知,威远侯还等着追究责任呢!

太夫人严氏不过一养在深闺的女子,哪来的胆子和表哥纠缠不清,肯定有帮手,这帮手不消说,就是严氏的娘家人了。

严家人喊冤啊!他们怎么知道,严氏胆子这么大啊!

可是威远侯才不管他们冤不冤,严氏是严家女儿,是严太太教养出来的,倘若没有见多识广的娘家亲人给她出主意,她做得出这样叛经离道的事情?更别说,还毒药给他们父子两吃,久等不到他们父子横死,又凶杀人。

严太夫人一个足不出户养尊处优的老太太,哪来的人脉,钱的来源,已经搞清楚了,就是靠她那位好表哥,利用职务之便做假帐,不止掏空公中的钱,还顺势分了一点残羮剩饭给几位叔伯们。

因为叔伯们压根就不懂怎么做生意,他们的儿子就更别说了,全是被人故意养废的纨绔。

叔伯们之所以被养废,除了他们自个儿不成材,老威远侯征战在外,老嫂子管不住他们,很正常,最有可能养废他们的,就是老威远侯的亲娘了。

不过那已年代久远,不可考,而和威远侯同辈份的,自然就是后来被太夫人命人养歪了。

自然,他们家里的嫡母也功不可没,只是嫡子也如此废,那就真的只能说,学好难,学坏易。

叔伯们家里对太夫人还颇为感恩戴德的,毕竟自家小子惹出祸端来,人太夫人宁可委屈自家的儿子,也要帮衬一二。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太夫人拿去补贴帮衬他们的,都是属于威远侯的那一份,有府里这些狗皮膏药帮着说话,就不信拿捏不住继子。

可惜她千算万算就是算漏了,老威远侯或许一开始可以被她轻易蒙骗,但日子一长,谁看不出来她有鬼?

然而老威远侯到底防范得迟了,从太夫人把她表哥顺利弄进府,就有了强而有力的帮手,顺利怀了孩子生了儿子,坐稳侯夫人的位置,还因为有他帮忙,大老太爷他们几个人全都被他拿捏在手心里,可怜他们还不知道,究竟是谁,每个月敲他们竹杠。

说起来这表哥也是个厉害的聪明人,知道要得太多,逼人太过容易狗跳墙,所以要得不多,但结合他做假帐的所得,也莫怪乎,太夫人能有钱买那些昂贵的毒药。

委顿在地装死的表哥,听到要把他和太夫人,还有他儿子薛志彬关在侯府里,不由就开始盘算起来了。

侯府里头,他可是有不少熟人呢!这些人只要给点好处,不怕他们不听话,有他们做内应,还愁不能拿下威远侯一家子吗?

只要弄死他们一家,爵位不就落到他儿子头子了?至于县太爷他们,等弄死威远侯,他儿子顺利成为侯爷,相信这两人不会傻到跟他们做对才是。

表哥想得很美好,一心以为儿子是因为,自己不是威远侯的儿子,日后承继不了爵位,打击太大,所以才会疯掉的,一旦他知道能当侯爷了,病肯定就好了。

与表哥想得不同,太夫人只想掐死表哥和威远侯,若有可能,她应该更希望掐死自己吧?

叫你写写写,把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全都写下来。

只是她那时实在是忍不住啊!

想想看,朝堂上堂堂大将军,威风凛凛的威侯远,却被她捏在手心里,给他生了两个不是他的孩子,可他也把孩子疼入心,怎不叫她得意呢?

不能对外说,那就是写下来,时不时的拿出来看,也好得意得意。

她怎么也想不到,继子会因为花名册上的记录有问题,从而循线抽丝剥茧查到真相,更让她想不到的是,丈夫早早就对她起疑,她打发出府的人,全都被他命人带走。

继子一开始查,这条线就露出来了,可怜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底都已经被人扒了个底朝天。

严太太看到女儿瘫在地上,心疼得不得了,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女儿护在身前,“侯爷,她好歹也是你爹明媒正娶八抬大轿抬进门的继室啊!”

“是啊!你也知道她是怎么进的府嘛!我爹那个人,不会强迫个小姑娘嫁给他做续弦,所以她不满,也应该冲你们发作嘛!怎么拿我们家的人出气呢?”

威远侯冷笑,“还不是想好了,装得一副委曲求全被娘家人逼迫,而不得不嫁进门做继室的模样,有这层皮披着,任谁也看不出来,那皮底下那怎么一副污秽不堪的内里。”

把继子弄死,再把老丈夫弄死,偌大侯府就全都由她为所欲为了,大伯父他们有把柄在她手里,想把人赶出侯府,不再养着他们,不是分分钟的事嘛!而且她攒在手里的把柄不小。

有抢人财产,欺男霸女,三房的叔父还曾和人合谋,搞了个仙人跳,算计荣国公咧!亏得荣国公身边有皇帝派的人暗中保护,才没让三老太爷得逞。

这些事情也亏得太夫人一样样,一项项记得清楚,威远侯没拿这些东西去威胁叔伯们,何必呢!都已经把人分出府了,就算不给他们留点名声,也得给自家留名嘛!免费看‖小说网‖WWw.MfkXsw.com

威远侯没有听严家人废话,只问他们一句,他们家的孙子、侄孙,有没有人想要娶薛志琳的,有的话,就带回去吧!她的嫁妆,他日后会补上,但人是绝对不能留下来。

她大哥疯了,她娘是被休的妇人,亲爹说得好听也是个读书人,但那家的读书人会勾引自家表妹,哄她给自己生娃,帮她杀继子和老丈夫?

那就是个烂人,她才不想和他们在一起过日子,她娘对她大哥的了解不多,才会惨遭失败,她不想被她们牵连进去。

转过头,她就拉着严老爷,“外祖父,我好好的一个姑娘家,不能被人关起来啊!您救救我吧!”

严老爷对这个外孙女其实没什么印象,原本很简单,女儿家嘛!那是老妻管着的,可外孙女求到自己头上来了,他能不应吗?

他其实被女儿的行为臊红了脸,连话都要说不出来了,可是外孙女说的是,她一个好好的姑娘家,若是和她疯了的大哥,被休的亲娘,和那个……混账东西关在一起,日后有谁会想娶她啊?

不对啊!外孙女是已经订了亲的,有威远侯压着,不怕对方不认账。

想到这儿严老爷松了口气,正想开口安抚外孙女几句,就听外头有人回报,“侯爷,已经去前姑爷家解除婚约了,婚书也都取回来了。”

“嗯,去账房领赏。”

“谢谢侯爷。”来回报的人大声道谢,在那人回报时,就有管事从堂屋出去,那人下去领赏了,他带回来的婚书也由管事交到威远侯手里了。

薛志琳两眼无神看着大哥手里的大红洒金婚书,她其实还怀抱着一点希望,期望对方不会退婚,可事实却狠狠的搧了她一巴掌。

也是,她本来就瞧不上人家,现在她的身份一落千丈,对方怎么可能还会履行婚约娶她呢?

现在回想起昔日种种任性作为,薛志琳真恨不得狠狠的搧那时的自己几巴掌,如果她一开始就对未婚夫一家子好,会不会今日,他们就不会退婚了呢?

千金难买早知道。

严老爷亲见外孙女被退婚,一时有些蒙了,消息咋传得这么快呢?

后来他看了他那便宜外孙一眼,明白了,人家这是要断了薛志琳日后给他们找麻烦的路啊!

嫁回亲娘娘家去,日后她有什么事情,自然是外祖家兼婆家一力承担,轮不到把她娘休了的威远侯府插手。

严老爷看看妻女,又看看疯了的外孙,不禁开口求情,“侯爷,既然,你已代父休妻,那,我闺女儿她再留在侯府住着,未免于礼不合啊!”

“确实是没错。”威远侯点头回道,严老爷听了松了一大口气,只要他松口就好,等他们把人接回去,就立刻送出赵国去,离得远了,他们两个要成亲还是要怎样,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至于疼了十几年的外孙,看他一脸疯颠,抓起地上的东西就要往嘴里送,严老爷实在不忍直视,别过头不想看。

威远侯轻笑出声,引得严老爷夫妻扭头看过来,“你是不是以为,等把人接回去之后,就送出赵国,然后就由着他们两自在过小日子去?”

呃,虽然这么想,但严老爷深知,这话绝对不能应,尴尬的讪笑着,严太太则是仰着脖子顶回去,“怎么,我女儿都被你给休了,难道你还管着她再不再嫁的啊?”

“她要再嫁什么人,我管不着,只一点,她和人一起欺骗我爹,生下不是我薛家子嗣,却吃我家的用我家的,最后还要我给他们的儿子让路?你去外头问问看,这样子的女人,该不该向我爹好生赔罪之后,再去寻求她的幸福呢?”

“嗯,言之有礼。”县太爷等人点头称是,严太太怒吼,放开女儿冲到威远侯面前,伸手指着他鼻子破口大骂。

众人看了,真是,好生佩服严太太的胆子!

“严老爷,您看呢?”

严老爷低头衡量情况,女儿废了,就是再嫁,也换不了彩金,嫁不到好人家,毕竟她这些年做为威远侯太夫人,实在太广为人知。

一下子突然从威远侯府出来,儿子疯了,女儿被退婚,最后嫁回严家去,任谁看了都有疑问吧?

严家也是有几家知交故友的,不相熟的人上门相询,他们可以不予理会,但自家亲戚和故交呢?

他们问起来,他要怎么说?

实话实说?还是编造谎言,如果威远侯会任由他胡编对自家有利的消息,那才有鬼了呢!所以最后,他可能得选择实说,一旦实说,那些故交还会留下几个?

可是由威远侯处置呢?

“你打算怎么对他们?”

“严氏住着的院子,历来只有侯府太夫人能住,所以搬出来,合情合理,我们一家都不想看到他们的脸,所以,就让他们住到园子里的院子去,你们放心,他们住进去之后,我们会按时送柴米油盐,四季布料给他们。”

听起来似乎女儿和外孙就算被关起来,也能过得很好。“那我们可能见他们?”

“不行。”威远侯似笑非笑的看着严老爷,“你以为他们是什么?是囚犯,是犯人,圈禁起来不能见人,什么不对?至少比流放之刑要好多了!”

严太太本要顶嘴说,流放至少可以在外自由走动,而且只要她们能在外头走动,他们就能把人弄出去,买通狱卒,用别人顶替。

可被严老爷拉住了,老太婆是傻了啊!威远侯怎么可能会让女儿有机会自由,再说了堂上坐着县太爷,想来有他看着,威远侯也不敢做得太过吧?

他还没想到,圈禁起来是没有丫鬟仆妇侍候的,说送柴米油盐,四季布料给他们,就是要他们自己做,除了衣服要自己缝,还得自己做饭。

苦头在这里等着他们呢!

可惜严氏不知道,她还抱着她娘痛哭,薛志彬则是傻傻的看着他娘,不过偶尔,眼中闪过精光,他还以为没人看到。

至于表哥嘛!威远侯可没想过让他翻身,命人打断他的腿,然后将人扔到关押他们的小院,严氏也和她儿子被进去了,直到送他们进去的丫鬟、仆妇以及严家人退出来,墙被砌高,门被封上,只留下一个小门洞。

门洞开得还蛮高的,至少折了断的表哥是构不到的。

至于薛志彬,他要不要继续装疯,那是他的事。

表哥的断腿肯定是没药没大夫来医治的了!威远侯在面对县太爷询问,会不会做得太过分时,冷笑道,“我又没打断他第三条腿,他该满足了!”

“我说你啊!怎么就到把人放在后园里呢?”

“因为像那样的毒妇,就只有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才能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