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免费看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赘婿最新章节 > 第九六七章 弥散人间光与雾(一)
六月十二,回到成都的第三天,仍旧是开会。

上午辰时将尽,这一天会议的第二场,是各个战场上报功、预备授勋名单的汇总报告——这是他只需要大致听听,不需要多少发言的会议,但喝着热茶,还是从名单中找出了宁忌的三等功报备来。

有关于军功授勋的汇总在大战停歇后不久就已经开始了,连续半年的大战,战前、后勤、敌后各个部门都有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一些英雄甚至早已死去,为了让这些人的功绩和故事不被磨灭,各军在表功之中的积极争取是被鼓励的。

此后经历了将近一个月的对比,整体的名单到眼下已经定了下来,宁毅听完汇总和不多的一些扯皮后,对名单点了头,只对着宁忌的名字道:“这个三等功不通过,其他的就照办吧。”

下方几人面面相觑,犹豫了一阵后,一旁的总参谋长李义开口道:“宁忌的三等功,内部已经商量过好几次,我们觉得是妥当的,原本准备给他申报的是二等,他这次大战,杀敌不少,其中有女真的百夫长,拿下过两个伪军将领,杀过金人的斥候,有一次作战甚至为落入险地的一个团解了围,几次受伤……这还不止,他在医疗队里,医术精湛,救人很多,不少士兵都记得他……”

李义一边说,一边将一叠卷宗从桌下挑选出来,递给了宁毅。

西南大战落幕后,宁毅与渠正言迅速去往汉中,一个多月时间的战后收尾,李义主持着大部分的具体工作,对于宁忌的论功问题,显然也已经斟酌许久。宁毅接过那卷宗看了看,随后便按住了额头。

“他才十三岁,光这上头就杀了二十多个人了,还给他个三等功,那还不上天了……”

“这是杀敌……”

“是啊,英雄所为……”

“要鼓励……”

一群人开始叽叽喳喳,宁毅的目光扫过一遍,负责后方的侯五道:“其实后边的民兵也报过两个孩子的三等功,有一个是发现了大拨逃兵,赶快示警,后来还捡了铁叉插死了一个,跟宁忌的年纪也差不多……”

“是啊,其实农村里十三四岁也有出来当家的了……”

“……”

宁毅揉着额头,心有点累:“行了,别人立功,都是陷在绝地里杀出来的,他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战绩说起来漂亮,实际上跟的都是精锐的队伍,在后头遇险,几个军医师傅首先保的是他,到了前线,他不是跟在军医总营地里,就是跟着郑七命这些人带的精锐小队。他立功有身边人的原因,身边战友牺牲了,或多或少的也跟他脱不了干系。他不能拿这个功劳。”

说着还是将宁忌的名字划掉:

“谁有意见,再来找我。”

……

一个上午开了四个会。

中午时分,宁曦过来了。今年三月底已满十八岁的年轻人身着黑色军服,身形挺拔,正是朝气蓬勃的年纪,父子俩坐在一块吃了午饭,宁曦先是交代了一个多月以来负责的工作状况,随后与父亲交流了几样美食的心得,最后提起宁忌的事情。

“……二弟是五月上旬从前线撤回来,我倒是想照你说的,把他劝回学堂里,不过各方善后都还没完,他也不肯,只答应秋天各方面事情恢复以后,再重新入学……当时他还有心情跟我斗智斗勇,但后来娘安排婵姨带着他去拜访严飚严大夫以及另外几位牺牲了的战士的家里人,爹您也知道,气氛不好,他回来之后,就有些受影响了……”

“影响大吗?”

“不知道,就是有点沉默寡言,不开朗了。”

“老二以前就比你安静。”

“不是啊,爹,是有心事的那种沉默寡言。你想啊,他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就算在战场上面见的血多,看见的也算是慷慨激昂的一面,第一次正式接触后头家属安置的问题,说起来还是跟他有关系的……心里肯定难受。”

“现在安排在哪里?”

“还是当军医,最近比武大会初选不是开始了吗,安排在会场里当大夫,每天看人打架。”

“他没说要参加?”

“爹,这事很奇怪,我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这种热闹小忌他肯定想凑上去啊,而且又弄了少年擂。但我这次还没劝,是他自己想通的,主动说不想参加,我把他安排到场馆里治伤,他也没表现得很兴奋,我热脸贴了个冷屁股……”

“然后呢?”

“我们聊了几次,只有一件事情,二弟表现得还挺高兴的。”

“……”

“军功章啊爹。”

“……我倒没想到你是首先过来提意见的。”

木桌前宁曦目光澄澈,说出过来的目的,宁毅看着他却是有些失笑。

只听宁曦随后道:“二弟这次在前线的功劳,确实是拿命从刀口上拼出来的,原本二等功也不过份,就是考虑到他是您的儿子,所以压到三等了,这个功劳是对他一年多来的认可。爹,他杀了那么多敌人,身边也死了那么多战友,如果能够站上台一次,跟别人站在一起拿个勋章,对他是很大的认同。”

宁曦的性情开朗,一开始的闲聊还有些说笑的感觉,这时候谈到这件正事,言语与表情也认真起来。见宁毅点了点头,却未说话,他才继续补充。

“爹,您这次把他的功劳撤掉,大概的想法我也能猜到,第一是怕下面生出闲话,第二,也是为了保护他,不想让他到风口浪尖,成了别人的目标,又或者,您还会担心……一些其它的事情。”

他说到这里,双手轻轻握起来,语气斟酌:“譬如……您也许会担心,他进入别人视野之后,一些有心人……不仅仅是要害他,还有可能,会在他身上动心机,做挑拨……有些人带着的,甚至不是敌意,会是善意……”

宁曦的话语缓慢,显然也在小心地考虑言辞,坐在对面一直看着他的宁毅拿起筷子,笑了起来:“也是……政治、心术、帝王之学,你也接触一段时间了……”

“爹,我有信心,宁家子弟,绝不会在这些方面相争。我知道您一直讨厌这些东西,您一直讨厌将我们卷进这些事里,但我们既然姓了宁,有些考验终究是要经历的……军功章是二弟应得的,我觉得就算有隐患,也是好处居多,所以……希望爹您能考虑一下。”

他说完话,抿了抿嘴,模样显得真诚无比。

房间里沉默片刻,宁毅吃了一口菜,抬起头来:“如果我仍然拒绝呢?”

“您上午驳回勋章的理由是认为二弟的功劳名不副实,占了身边战友太多的光,那这次叙功我也有参与,许多询问和记录是我做的,作为大哥我想为他争取一下,作为经手人我有这个权力,我要提起申诉,要求对撤掉三等功的意见作出复核,我会再把人请回来,让他们再为二弟做一次证。”

宁毅点了点头,笑:“那就去申诉。”

“我若申诉成功,您这边得认。”

“不一定,”

“那我也申诉。”

父子俩如此这般谈完了公事,吃完了剩下的饭菜,宁曦又提了几件近来的趣事方才告辞离开,大概是要为弟弟争取三等功去了。

时间尚未过午,外头的院子里有明媚的阳光落下来,这是成都的盛夏,但并不炎热,气候温暖宜人。宁毅在院子里走了片刻,搬了张椅子在院落一侧巨大的金丝楠树下坐着,一道道光芒透过树荫,落在他的手上。

“夏天也不热,跟假的一样……”

他看着手上落下的光,喃喃低语了一句,回想起来,上一世时待过的成都,似乎要比眼下更热一点?但关于温度的记忆已经模糊在远处,想不起来了。

这一刻有些感慨,回想起过去的事情。一方面自然是因为宁曦,他过去的那段生命里没有留下子嗣,关于教导和培养孩子这些事,对他而言也是新的体验,只是这十余年来忙忙碌碌,转眼间宁曦竟已十八岁了,想一想眼下这具身体还不到四十的年纪,霍然间却有了老的感觉。

而最主要的,则是因为宁曦话语中“您一直讨厌将我们卷进这些事里”的一段,这话语应当是檀儿跟他说起的,却或多或少,让他此时的心绪有些复杂。

树荫之下光影参差,他回想着初到江宁时的心境,时间转眼过去二十年了,那时候他带着疲惫的心思想要在这陌生的朝代里安静下来,随后倒也找到了这样的安静。江宁的春雨、蝉鸣、秦淮河畔的棋声、水面上的乌篷船、冬天雪地上的车辙、一个个淳朴又傻不溜丢的身边人……原本想要这样过一辈子的。

走到现在,又到这样的局面里了……他看着手掌上的光影,不免有些好笑……十余年来的战争,一次一次的拼命,到现在成天还是开会、接待这样那样的人,理由说起来都明明白白。但说句实在的,一开始不打算这样的啊。

他在心中想想,疲惫居多,次之的是对自己的调侃和吐槽,倒不至于为此迷惘。但这当中,也确实有一些东西,是他很忌讳的、下意识就想要避免的:希望家里的几个孩子别受到太大的影响,能有自己的道路。

他做事以理智居多,这样感性的倾向,家中恐怕只有檀儿、云竹等人能够看得清楚。而且只要回到理智层面,宁毅也心知肚明,走到这一步,想要他们不受到自己的影响,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也是因此,檀儿等人教宁曦如何掌家、如何运筹、如何去看懂人心世道、甚至是掺杂一些帝王之学,宁毅也并不排斥。

自己不当皇帝,宁曦也成不了太子,但作为宁家这个家族势力的接班人,担子多半还是会落到他的肩膀上去,好在宁曦懂事,性情如水能包容,在大部分的情况下,即便自己不在了,他护住家人平安的问题也不大。

但对于此后的几个孩子,宁毅或多或少地想要给他们竖起一道藩篱,至少不让他们进入到与宁曦类似的区域里。

不给老二军功章的理由,老大基本也能理解一些。自己虽然不会当皇帝,但一段时间内的执政是必然的,外部乃至于内部的大部分人员,在正式地进行过一次新的权力交替前,都很难清晰地相信这样的理念,那么宁曦在一段时间内纵然没有名头,也会被有心人认为是“太子”,而一旦宁忌也强势地进入前台,不少人就会将他当成宁曦的顺位竞争者。

外部的坏心还好应对,可一旦在内部形成了利益循环,两个孩子或多或少就要受到影响。他们眼下的感情牢固,可将来呢?宁忌一个十四岁的孩子,一旦被人吹捧、被人怂恿呢?眼下的宁曦对一切都有信心,口头上也能大概地概括一番,可是啊……

十八岁的年轻人,真见过多少的世情黑暗呢?

他坐在树下想着这一切,一方面知道想也多余,另一方面又不能不想,不免为自己的未老先衰叹一口气。

这时候外头的成都城必然是热热闹闹的,外间的商人、文士、武者、各种或心怀鬼胎或心存善意的人物都已经朝川蜀大地聚集过来了。

城内几处承载各种理念的宣传与辩论都已经开始,宁毅准备了几份报纸,先从抨击儒家和武朝弊端,宣扬华夏军大胜的理由开始,随后接受各种反驳文稿的投放,一天一天的在成都城里掀起大讨论的氛围,随着这样的讨论,华夏军制度设计的框架,也已经放出来,同样接受批评和质疑。

华夏军敞开大门的消息四月底五月初放出,由于路途原因,六月里这一切才稍见规模。籍着对金作战的第一次大胜,不少书生文士、有着政治抱负的纵横家、阴谋家们即便对华夏军怀抱恶意,也都好奇地聚集过来了,每日里收稿刊载的辩论式报纸,眼下便已经成为这些人的乐园,昨日甚至有财大气粗者在询问直接收购一家报刊作坊以及熟练工的开价是多少,大概是外来的豪族眼见华夏军开放的态度,想要试探着建立自己的喉舌了。

有人要下场玩,宁毅是持欢迎态度的,他怕的只是活力不够,吵得不够热闹。华夏军政权未来的主要路线是以生产力推动资本扩张,这中间的思想只是辅助,反倒是在热闹的争吵里,生产力的进化会破坏旧的生产关系,出现新的生产关系,从而强迫各种配套理念的发展和出现,当然,眼下说这些,也都还早。

论坛式的报纸成为文士与精英们的乐园,而对于普通的百姓来说,最为引人注目的大概是已经开始进行的“天下第一比武大会”成年组与少年组的报名选拔了。这比武大会并不单单比武,在擂台赛外,还有长跑、跳远、掷弹、蹴鞠等几个项目,海选轮次进行,正式的赛事大概要到七八月,但即便是预热的一些小赛事,眼下也已经引起了不少的议论和追捧。

归根结底,这次打败了金军的是华夏军,那么理论上来说,整个天下,华夏军就是眼下最能打的部队,能够在华夏军地盘的擂台上崭露头角,对于整个天下的武者来说,恐怕都会是一件富有吸引力的事情。

宁毅没有多少时间参与到这些活动里。他初九才回到成都,要在大方向上抓住所有事情的进展,能够参与的也只能是一场场枯燥的会议。

而也是因为已经打败了宗翰,他才能够在这些会议的间隙里矫情地感叹一句:“我何苦来哉呢……”

在金丝楠的树荫里坐了一阵,午睡的时间也没有了。这天下午倒是只有两场会议,第二场会议结束后申时尚未过,宁毅找人询问了宁忌此时居住的地方,随后召集杜杀带队离开驻地,朝那边过去。

宁毅等人进入成都后的安全问题原本便有考量,临时选择的驻地还算僻静,出来之后路上的行人不多,宁毅便掀开车帘看外头的景色。成都是古城,数朝以来都是州郡治所,华夏军接手过程里也没有造成太大的破坏,下午的阳光洒落,道路两旁古木成林,一些院落中的树木也从院墙里伸出茂密的枝条来,接叶交柯、汇成清爽的林荫。

宁毅看得一阵,跟杜杀说道:“最近想要杀我的人好像变少了?”

背刀坐在一旁的杜杀笑起来:“有当然还是有,真敢动手的少了。”

“世风日下,练武的都开始怂了,你看我当年掌秘侦司的时候,威震天下……”宁毅假假的感叹两句,挥挥衣袖做出老学究回忆过往的派头。

杜杀便也笑:“秘侦司那时候我们还在苗疆窝着……其实按照外头那些人的说法,你现在才算是局面已成,刺杀晚了,也是杀不到了。眼下他们更多打主意的,还是宁曦他们这帮孩子。对女真人他们能耍的手段不多,性格稍微鲁莽的,去了北边寸步难行,但是说到对西南下手,什么纵横之道、鬼谷之学、诡变之术,最近听过不少次。这次过来成都的异想天开之辈不少。”

宁毅对这些异想天开之辈没什么想法,只问:“最近过来的武林人士有什么出彩的吗?”

“我听说的也不多。”杜杀这些年来多数时间给宁毅当保镖,与外界绿林的往来渐少,此时皱眉想了想,说出几个名字来,宁毅大都没印象:“听起来就没几个厉害的?什么红颜白首崔小绿之类名震天下的……”

杜杀却笑:“老一辈绿林人折在你手上的就不少,这些年中原沦陷女真肆虐,又死了很多。今天能冒出头的,其实不少都是在战场或者逃难里拼出来的,本事是有,但如今不同以前了,他们打出一点名气,也都传不了多远……而且您说的那都是多少年的老黄历了,圣公造反前,那崔姑娘就是个传闻,说一个姑娘被人负了心,又遭了陷害,一夜白头之后大杀四方,是不是真的,很难说,反正没什么人见过。”

“啊。”宁毅微微顿了顿,“说起来当年传闻的几大宗师里,就只有她我一直没见过,这些年原本还很期待的,你这样一说,我们还真是老了。”

“一代新人换旧人,别说红颜白首,就说十多年前的圣公、云龙九现,还有死在了陈凡手上的司空南,如今又能有多少人记得?而且你之前也说过,火枪一出,绿林的时代快结束了,您这边每天关心的都是家国大事……怎么突然又对武林上心了?”

宁毅坐正了笑:“当年还是很有点情怀的,在密侦司的时候想着给他们排几个英雄谱,顺便镇压天下几十年,可惜,还没弄起来就打仗了,想想我血手人屠的名号……不够响亮啊,都是被一个周喆抢走了风头。算了,这种情怀,说了你不懂。”

“……是不太懂。”杜杀平静地吐槽,“其实要说绿林,您家里两位夫人就是数一数二的大宗师了,用不着理会今天成都的那帮小年青。另外还有小宁忌,按他如今的进展,将来横压绿林、打遍天下的可能很大,会是你宁家最能打的一个。你有什么念想,他都能帮你实现了。”

“杜杀啊……你看我是会把梦想交给孩子去实现的那种人吗?”

宁毅面容肃穆,一本正经,杜杀看了看他,微微蹙眉。过得一阵,两个老男人便都在车上笑了出来,宁毅早年想当天下第一的情怀,这些年相对亲近的人大都听过,偶尔心情好的时候他也会拿出来说一说,如杜杀等人自然不会当真,偶尔气氛融洽,也会拿出他一招番天印打死陆陀的战绩来说笑一阵。

队伍在这样的氛围中走了小半个时辰,这才临近了城池东头的一处院子,院门外的林木间便能见到几名着便装的军人在那守着了。人是跟随在西瓜身边的近卫,彼此也都认识,显然西瓜此时正在里头探望孩子,有人要进去通报,宁毅挥了挥手,随后让杜杀他们也在外头等着,推门而入。

安排宁忌住下的院子是荒废了许久的废院,内里谈不上奢华,但空间不小,除宁忌外,上头还准备将这次比武大会的其他几名大夫安排进来,只是一时间并未安置妥当。宁毅进去后绕过尚未完全打扫的前庭,便看见后院那边一地的木头,全都被刀劈开了两半,宁忌正坐在屋檐下与西瓜说话。

“……在战场之上厮杀,一刀斩出,绝不留力,便要在一刀之中杀死敌人,刀法中许多花俏的想法便顾不上了,我试过许多遍,方知爹当年打造的这把军刀真是厉害,它前重后轻,弧线内收,虽然花样不多,但猝然间的一刀砍出,力大无比。我这些日子便让人从周围扔来木头,只要眼明手快,都能在空中将它一一劈开,如此一来,或许能想出一套有用的刀法来……也不知爹是怎么想的,竟能打造出这样的一把刀……”

宁忌此时在那边说起的,自然是父亲当年着人打造的类似狗腿的军刀了。宁毅在外头听得舒心,这把刀当年打造出来是为了试验,但由于没有什么配套的练法,他用得也不多,想不到竟收获了儿子的钦佩。

里头宁忌的说话间,一旁未着戎装,只身穿水蓝色衣裙的西瓜却摇了摇头。

“……战场是战场,战场上你有战友的帮忙,拼的是短时间内最强的血勇,一刀斩出自然倾尽全力,可你将来还要上战场跟人拼刀啊?火枪出来了,帝江也有了,你一个孩子练了最强的一刀又有什么用?你将来还会遇上绿林搏杀,也许会有几十个人来刺杀你,你一刀就算能劈开一个人的头又能怎么样,其他人一拥而上,就杀了你了!”

西瓜面色如霜,话语严厉:“兵器的特性越是极端,求的越是持正中庸,剑柔弱,便重正气,枪仅以锋刃伤人,便最讲攻守得宜,刀霸道,忌讳的便是能放不能收,这都是多少年的经验。如果一个练武者一次次的都只求一刀的霸道,没打几次他就死了,怎么会有将来。前辈左传书《刀经》有云……”

西瓜自幼不太读书,这些年来对于之乎者也也是大皱眉头,但说起刀法来,却委实有着不折不扣的宗师风范,想来这也是岳父刘大彪为她打下的基础。宁毅听得一阵,见两人都发现了他,这才走了进去。宁忌起身行礼,叫了一声爹,西瓜却只是站起来,抿了抿嘴,一副我还没训完孩子呢你来凑什么热闹的感觉。

宁毅摸了摸儿子的头,这才发现两个月未见,他似乎又长高了一些:“你瓜姨的刀法天下无双,她的话你还是要听进去。”这倒是废话了,宁忌一路成长,经历的师父从红提到西瓜,从陈凡到杜杀,听的原也就是这些人的训,相对而言,宁毅在武艺方面,倒是没有多少可以直接教他的,只能起到类似于“番天印打死陆陀”、“血手人屠教训周侗”、“震慑魔佛陀”这类的激励作用。

如此说完,想了想,还是决定教孩子一些真正有用的道理。

“不过说起来呢,经验可以学,《刀经》里的道理,就要斟酌着用,要有分辨。你要知道,世界上的事物啊,越是在发展的初期,越是会产生很多让人看不明白,但感觉非常厉害的说法,所以越是听起来不明觉厉的东西,越要警惕,相反,这类事情越是研究得多,能够陈述它的方法就越是明白,甚至就只会变成数据的集合……”

“武艺也是这样,你瓜姨要提醒你的,是练武的方向要全面,不要沉迷在一个方向里,但是关于怎么样才能打出最强的一拳,砍出最厉害的一刀,这样的探索当然也是有用的,到了以后,我们可能会把一个习武者从小到大的锻炼都统计下来,你吃些什么东西,手上的力量会变到最强,用什么样的角度劈砍,这一刀最快,但同时我们还要统计,怎么样利用这些经验,人的反应最敏捷,在敏捷的同时,我们可能还得去想,如果平衡一下,要在保持敏捷、力量的同时,还保留最大的耐力,怎么样最为合理……”

“那个时候,习武这件事,就一点都不神秘了,所以啊,《刀经》的问题就在于,中间玄之又玄的表达太多……算了,这些你先记住就行……”

宁毅说到这里,宁忌似懂非懂,脑袋在点,一旁的西瓜扁了嘴巴、眯了眼睛,终于忍不住,走过来一只手搭在宁忌肩膀上:“好了,你懂什么刀法啊,这里教孩子呢,《刀经》的坏话我爹都不敢说。”

宁毅看着她,随后失笑:“我也不是说《刀经》真的不好,但是时代在进步,大家看问题的角度是会变的。”

“在外头你瞎说骗骗别人没事,但小孩子练刀的时候,你别把他教歪了!”

“什么叫教歪了,刀法我也有心得的,你过来,我要教育一下你。”

宁毅笑着走到一边,挥了挥手,西瓜便也走过去:“……你有什么心得,你那点心得……”

“……当年在杭州,我勤加练习,进步飞快,一刀砍了汤寇……”

“……我空手能劈十个汤寇……”

“……这个事不是……不对,你吹牛吧你,汤寇死这么多年了,没有对证了,当年也是很厉害的……吧……”

宁毅与西瓜背对着这边,声音传过来,针锋相对。

“……反正你就是乱教孩子……”

“……你懂什么,说到使刀,你也许比我厉害那么一点点,可说到教人……这些年,红提和你都在给他打基础,红提教他剑法、你教他刀法、陈凡教他使拳、杜杀他们又教刀法、小黑没事传他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宇文飞渡还拉着他去打枪,其他的师父数都数不过来,他一个小孩子要跟着谁练,他分得清吗……要不是我一直教他基本的分辨和思考,他早被你们教废了……”免费★看小说网★www.mfkxsW.Com

“……那你也不该诋毁《刀经》……”

“……是超越它到更上面去看事情……”

“……而且使刀我哪里只比你厉害一点点了……”

“……开染房了……单挑……”

“……哈哈……”

“……今天晚上……”

“……谁怕你……”

“……弄死你……”

天边的阳光变作夕阳的绯红,院落那边的夫妻絮絮叨叨,话语也散碎起来,男人甚至伸出手指在女人胸口上方点了点,以作挑衅。这边的宁忌等了一阵,终于扭过头去,他走远了一点,方才朝那边开口。

“爹!瓜姨!听我一句劝!”

夫妻俩扭过头来。

“打一架吧。”

少年做出了诚恳的建议。

宁毅微微愣了愣,随后在夕阳下的院子里哈哈大笑起来,西瓜的面色一红,之后身形呼啸,裙摆一动,地上的木块便朝着宁忌飞过去了。

“阿瓜,教训他。”

宁毅在笑声之中对打手做出了指示,此后院子里发生的,便是一对父母对孩子谆谆教导的景象了,待到夕阳更深,三人在这处院落之中一道吃过了晚饭,宁忌的笑容便更多了一些。

晚饭过后,仍有两场会议在城中等待着宁毅,他离开院子,便又回到繁忙的工作里去了。西瓜在这边考校宁忌的武艺,停留得久一些,临近深夜方才离开,大约是要找宁毅讨回白日斗嘴的场子。

宁忌想一想,便觉得分外有趣:这些年来父亲在人前出手已经甚少,但修为与眼光终究是很高的,也不知他与瓜姨真打起来,会是怎样的一幕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