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免费看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寒门崛起最新章节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朱平安很忙(二)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朱平安很忙(二)

朱平安端坐高堂之上,仔细端看堂下的原被告双方。升堂前已经得知大体事由,十八位村民击鼓鸣讼,言道他们发现了和尚和尼姑私通,当场将两人捉来报官。

堂下报官十八位村民,一个个义愤填膺、激动不已,领头的是位四十多岁的汉子,穿着比其他人要好一些,其他十七位村民都是典型的庄稼汉子。

被告的和尚和尼姑,年纪不大,都约莫二十左右,两者被捆绑着,一身狼狈不已,和尚涨红着脸,尼姑的脑袋都快耷拉到地上了,看架势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一样。

古人讲究五听断案是有一定道理的。通过察言观色,朱平安心中已有大致判断。不过,审案不能凭主观臆断,还要讲究证据与律法,这些具体都要通过升堂审案,才能对整个案子有真实、准确和具体的判断。

“堂下原告姓谁名谁,家住何方,一一与本官报来。你们人多,待你们报完后,选个代表出来,再与本官本官细说,缘何捆绑两位出家人来本衙。”

朱平安首先对堂下跪着的原告说道,令他们自报身份,之后选个代表出来回话,省的人多嘴杂,还说不到点上,等代表说完,其他人可以再补充。

“回知县大老爷,小的是红庙村的里正张大龙,就住在红庙村中间。”

领头的汉子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抬头对朱平安说道。

“小的是张大牛,也是红庙村的,住的村西头。”

“小的是张铁蛋,也是红庙村的,住在大牛家旁边,挨着村里的大路上。”

“小的王大葱……”

十几位村民跪在地上,依次磕了一个头,磕磕巴巴的报上了姓名住址。免◆费看小说网◆WWw.MfkxSW.COM

报完之后,里正作为代表,跪在地上将报官的事由详细的讲了出来。

“启禀知县大老爷,小的们都是红庙村的正经人家。我们村叫红庙村就是因为村前村后山上有两座庙,村前山上有一座和尚庙,叫红庙寺,村后有一座庙是尼姑庵,叫红庙庵。这两个寺庙平素很灵验,名气也很大,在四里八乡都是出了名的,不成想竟然出了这两个伤风败俗的。今天早上,我们村的张大牛起得早,去村后山下树林采菌,听到树林里有动静,还以为是来了熊瞎子或者狼之类的,吓的蹑手蹑脚的跑回村里,报给了我。我担心野兽伤人,便带了村里的壮实后生,拿上了家伙事,准备替村里除了这一大害。”

“可是没想到,等我们进了树林找到有动静的地方,没有发现什么野兽,倒是发现了这一对不守清规戒律、伤风败俗的货!我们逮住的时候,这两货还在一起搂搂抱抱呢!都没有发现我们!唉,真是伤风败俗啊!所以,我们当场捉住,用我们准备捆野兽的绳子,将这一对伤风败俗的货,绑来报官!”

里正张大龙跪在地上,将捆绑和尚尼姑报官的缘由,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朱平安听毕点了点头,又问跪着的十多个村民,“你们可有什么要补充的?”

“知县大老爷,里正讲的全乎,俺们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十多个村民齐齐摇头。

“哈哈哈......这也算是歪打正着。本想打野兽,没想到打了一对野鸳鸯。”

“呵呵,用捆野兽的绳子,捆他们,也算是物有所用,这两不要脸的货,跟野兽有什么区别吗。”

“真是不要脸啊,还是出家人呢......”

“怪不得和尚庙旁边有座尼姑庙啊,这正好配对啊......”

外面围观的吃瓜群众听了张里正的话,不由眉飞色舞的讨论了起来。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县衙看县太爷审案了,知道规矩,都是压着声音说的,不敢惊扰了县衙审案。不然,轻则被驱逐出县衙,重则还会被罚呢。

朱平安问完了原告后,转头看向被捆绑的和尚和尼姑,对堂下的衙役下令道,“先给他们松绑,未等本衙断案审结前,任何被告皆是嫌犯,并非罪犯。等到本衙断案审结后,有罪的依照律法严加惩处,无罪的释放。”

“多谢知县大老爷。”和尚和尼姑被解开绳索后,跪地磕头向朱平安道谢。

朱平安摆了摆手,对两人说道:“你们两人先自报家门。”

和尚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回禀知县大老爷,小僧法号悟真,在红庙寺挂单。”

“小尼法号慎月,出身红庙庵。”尼姑也跪在地上,磕头回道。

“俗家姓名为何?家住何方?何时出的家?”朱平安又问道。

“小僧俗家姓柳名叫柳锁,家住柳家村。小僧是去年出的家。”和尚回禀。

“小尼俗家姓王,名叫王莲,家住柳家村。小尼也是去年出的家。”尼姑紧接着回道。

哦,两人竟然是同村的,还是同一年出的家。朱平安闻言,摸了摸下巴。

这里面肯定有事。

朱平安心里有了基本的判断,于是进一步问道,“你们两人因何出家?”

“不敢隐瞒知县大老爷,小僧和王家妹子从小就是青梅竹马。只是小僧家贫,去求亲,王伯不允,还要将王家妹子嫁到镇上的马员外做妾。马员外都六十了,王家妹子去给他做妾,哪里会有什么幸福。小僧在王伯家跪求王伯将王家妹子许配与我,王伯不仅不同意,还令将小僧打了一顿赶出家门,小僧被打的重了,在家卧床养病月余。后来才得知,王伯坚持要王家妹子嫁给马员外,王家妹子誓死不从,离家出走,落发为尼。小僧得知后,万念俱灰,也削发为僧,到了临近的红庙寺出家。”

和尚跪在地上红肿着眼睛回道。

听了和尚的话,外面围观的吃瓜群众,顿时又议论开了,大家都没有想到两人竟然还有这样的过去。顿时形成了两派,有人同情和尚和尼姑这对苦命鸳鸯,有人觉得既然出家就应该守清规戒律,私通令人深恶痛绝,就应该严加惩罚,以儆效尤。